太原热线 » 健康 » 正文

卫计委村医医改 国家卫计委最新文件

2017-04-24 综合媒体

太原市在全省首创村医退出保障制度,今后,为太原农村医疗卫生事业服务25年以上、年满60周岁的319名村医,每月可领一定的生活补助金。目前,市财政部门已将此笔经费拨付到位,适龄退休的村医已陆续领到退休补助金。

真情服务数十年 坚守信念一辈子

在湖南湘潭方言里,有个名词叫 “冲”,常用来形容一些位置偏僻、经济落后的地方。在湘潭县中路铺镇16公里之外,有个叫“中南”的小村落。尽管这一带山清水秀、树木葱茏,却是个比“冲”还要“冲”的土山包。多年来,村上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携家带口远走高飞了,可本文的主人公冯新国却在“冲”里扎了根。他就是湘潭县中路铺镇中南村村医冯新国。

青山绿水,见证一个少年的梦想

从市区驱车50公里,才得以见到“中南”的庐山真面目。一山一水一茶田,这里的景色美得叫人称羡。

随狭窄的村道蜿蜒深入,采访车在一处不起眼的楼房前停了下来。我们到访时,冯新国正坐在接诊台上认真核对着药单。“乡亲们挣几个钱不容易,我能帮他们省点就省点。”

“中南村”地处偏远,真正进过学堂、读过书的人凤毛麟角,更别提懂医术、医术精湛的“专才生”了。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祖辈相比,冯新国的选择似乎有点儿“另类”。按理说,他应当子承父业、在田地里“作为”才是;孰料他置家人温饱于不顾,迷上了“医生”这门苦行当。

“家里的农活本来就忙不完,谁知还少了一个主要劳动力。”回忆起当年的情景,冯新国的老伴告诉我们,作为当年村上最勤奋、最优秀的青年,村上把唯一一个培养“赤脚医生”的名额给了求知若渴的冯新国,将他送到了几十公里开外的市里系统、全面地学习医学知识。

说到“赤脚医生”的梦想,冯新国表示,这还源于当年嘴角生出的那个痈。“农村人健康观念淡薄,兜里又没几个钱,所以根本没把它当回事看。若不是县医院的医生全力抢救,我可能连命都保不住了。”

这件事情让冯新国感触颇深,“医生拥有一技之长,能帮助他人减轻苦痛,是一份既崇高又幸福的事业,我一定要努力成为其中的一分子!”

从萌发意愿起,冯新国就没有停止过学习;学医苦、学医累,可他却总是很“享受”地沉浸在医学的世界中,乐此不疲。冯新国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所有“家当”除了书还是书。有同学笑他穷酸,冯新国不但不介意,还打趣地拍着干瘪的肚子笑呵呵地说:“得先喂饱了它才行”。

蜿蜒的山路,留下他奔波忙碌的身影

预防接种,慢病随访,孕产妇、婴幼儿访视,药品采购,卫生室建设……冯新国的老伴告诉我们,在冯新国的床边,有一类东西特别多,那就是村民的病历本。

“各组、各队以及邻村乡邻的病人就诊记录,他都分组分列地摆在床边的案台上,一得空就翻翻。”这样一来,对于登门求诊的患者,冯新国心中都有数。

卫生室隔三差五地有村民前来求诊,我们的采访也几次因此打断。中途,冯新国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表情让人备受感动。我们发现,每每在给村民开药单时,老冯的额头总是紧绷着。“村民挣得都是辛苦钱,尽可能地选既适合病情、又在基本药物制度报销范围内的药给他们,为其减轻医药负担。”原来老冯的“如意算盘”竟然是这个。

前来就诊的一位姓李的村民向我们透露:30年前,为了救治一位得了急性坏死性肠炎的患者,冯新国可是足足两夜没合眼,最后好心的老冯还免了她家所有的治疗费,“赚了累还不说,还倒贴本”。

村里近些年才通的水泥路,过去的交通条件可想而知。“泥路又滑又湿,不知在里面摔了多少跤了。”老冯坦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