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部落女人母乳喂养宠物 婴儿母乳喂养多久

综合媒体

背奶族

不少职场妈妈上班时除了公文包里的文件,还有最重要的“背奶”工具:保温袋、自制冰袋、奶瓶等,奶胀时挤出来,下班后再把母乳背回家喂宝宝,网络上,这类妈妈被称为“背奶族”。

他拍了35个原始部落 但不承认自己是闯入者

[面对外界的批评,尼尔森说:“我其实讲述了故事的另一面,也许那些人(土著部落)并不需要你的保护,他们自己过得很富足。”]

英国摄影师吉米·尼尔森(JimmyNelson)在2015年上海艺术影像展上接受采访时,像个孩子般兴奋。他不断地给记者展示作品集里的图片、把电脑里的家人照片指给大家看;讲起自己在丛林里的故事手舞足蹈,起承转合、笑料百出,甚至让人不禁怀疑起故事的真实性。

但是,没有去过原始部落的人,应该很难编造诸如如何与他们交流、获取对方信任的细节。

“如果你去了那些地方,没有共同的语言,手里只有相机,必须要让自己缩成一团,变得非常小、非常脆弱——而不是传统意义上举着相机到处拍摄,”他说,“开始时他们会朝你大吼,渐渐地我举起相机偶尔拍几张,然后去赞美他们‘哇你好强壮!’于是沟通就开始了。他们慢慢地懂得要摆个造型给我拍,但我的老相机需要四五秒的时间去曝光,于是还要让他们保持静止不动。混熟了之后我再把他们带去更美的景色背景里去。”

这是尼尔森从2009年开始着手拍摄的庞大项目,在他们消失之前(BeforeTheyPassAway)。三年里他有时独自一人、有时带着两个助手,走遍世界各大洲和地区寻找土著部落,欧洲、亚洲、非洲、南美、南太平洋(行情601099,咨询)。他赤手空拳、只带着自己有五十年历史的老相机接近那些部落人民,全凭肢体语言等原始的沟通方式,赢得了对方信任后拍下了无数绝美的照片。

“我是个非常浪漫的、理想主义的、主观的拍摄者。这些作品不是新闻摄影,不是人类学纪录,甚至不是艺术,而是通过我的眼睛所看到的世界。”他说,“我认为这些人就是真实存在的阿凡达。电影里所宣扬的自然、传统、回归纯真,与我认识的这些世界价值观非常相像。”

  跨越语言和文化的沟通

尼尔森1967年出生在英国,小时候跟随在石油公司工作的爸爸辗转于非洲许多国家,成长的过程里他始终都是那个“外国孩子”。而等回到英国上寄宿学校的时候,他的孤独感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因为医生失误服药物,他一夜之间掉光了头发。

“周围的孩子都嘲笑我,叫我光头党。”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于是一怒之下,我决定要去一个所有人都是光头的地方,显然这就是西藏吸引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文化、人类学而去,只是因为感情上的连接,不会有人嘲笑我。”

于是17岁那年,他再次离开故乡去西藏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徒步旅行。行程中拍下许多照片得以发表,不久之后开始有期刊约稿,委任他去报道阿富汗、印巴、前南斯拉夫地区的战乱。

“曾经当过战地记者,但那并不是属于我自己的语言。那些黑暗的东西人们并不想知道,而现在我做的事情更加积极、理想、浪漫,我认为这才能够更好地与世界沟通。我对人类非常乐观,但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脆弱精致的世界。”

他说,如今47岁的自己和三十年前逃离英国时抱着同样的心情,就是希望通过摄影来与别人产生连接。“其实摄影并不是我最大的乐趣,技术上并不是最重要,相反照相机是与人建立联系的绝佳媒介。”

尼尔森在拍摄原始部落的时候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他拍摄了一群在蒙古生活的哈萨克族人,只有八十人的部落至今还保持着传统的生活方式。他们攀爬悬崖去寻找雏鹰,然后训练它们捕猎狐狸和兔子。据说,一只成年鹰有三十公斤重,展开翅膀长达五米。

“对于摄影师来说这一切都简直太迷人了。我希望可以把他们、鹰、云彩、马和所有山里见到的壮丽景色都放在同一张图片里。”他说。

于是在头三个礼拜里,尼尔森非常耐心地与他们相处,给每个人单独拍照,最后终于说服大家一起去山顶拍大片。而如果想要拍到日出的美妙光线就必须凌晨两点起床,花三个小时爬山。“到了之后我让大家耐心等着,结果太阳一直没有出来。于是一张照片都没有拍,所有人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只好求大家第二天再来一次。”他说,结果第二天历史重演,又白跑一趟。

“直到第三天,我恳求着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