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日本遗孤纪录片 日本战争遗孤纪录片

综合媒体

日本遗孤调查研究

本书作者用两年时间,对东北三省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地区的日本遗孤情况进行了大范围调查,查阅了3800名日本遗孤的档案材料,走访了100余名留华未归的日本孤儿和尚健在的中国养父母。在此基础上,对日本遗孤问题产生的背景、被中国养父母抚养的经过、回日寻亲的历程等进行研究与分析,赞美了中国养父母伟大的养育之情,留下一段可歌的真实历史。

一个日本遗孤的见证

原标题:一个日本遗孤的见证

日本遗孤纪录片 日本战争遗孤纪录片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何有此生:一个日本遗孤的回忆》 作者:(日)中岛幼八 版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生活书店出版有限公司 2015年8月

日本遗孤纪录片 日本战争遗孤纪录片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李氏养父母照片。

日本遗孤纪录片 日本战争遗孤纪录片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与养父母的合影。

陆和解的历史

走在大街上,73岁的中岛幼八先生看起来和一般的中国老人无异,假如开口说话,更让人不会怀疑——因为他说一口东北口音的普通话,他还有一个中国名字:陈庆和。这位日本侵华战争的中国遗孤,在黑龙江的一个小镇沙兰和他的中国养母以及先后三位养父度过了难忘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何有此生:一个日本遗孤的回忆》记录了他记忆中的中国岁月和返回日本后的零星篇章,也记下了战争如何携带两个国家复杂萦绕、难以割裂难以言说的纠葛,镌刻进一个普通个体的生命旅程。

开拓团的遗孤

中岛幼八出生于太平洋战争爆发的第二年。1943年5月,刚刚一岁的中岛幼八在母亲的怀抱中登上了从新潟港起航的“白山丸”,向乐土——中国出发。同行的人回忆,1941年刚刚建造起来的“白山丸”,浅绿色的船身上从头到尾画有白色宽线条,像是驶向幸福的箭头。但刚上船,喇叭就播出注意事项说,不久前下关釜山航线的渡轮“昆仑丸”遭到鱼雷的袭击而沉船,希引以注意。中岛幼八的母亲抱着孩子,听了广播后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中岛幼八的父母是应征日本开拓团来的中国东北。日本开拓团是日本关东军制定的所谓“满洲农业移民百万户移住计划”的产物,从1936年到1945年,日本组织了共计14批次、总数为7万户、20万人的“日本开拓团”,大批日本农业贫民源源不断地涌入中国东北。中岛幼八的父亲报名参加的是第十次长岭八丈岛开拓团。

开拓团一行在朝鲜清津登陆,随后走陆路越过国境,进入牡丹江省安宁县安家落户,团员们被分散到八个村子。在1945年1月的信中,中岛幼八的父亲在写给外甥远藤清长的信中这样写道:“今年成立了水田班,定了一个三十万平方米的水田计划。我自己也想搞个十分之一左右,大约三万平方米、两万五千平方米的旱田计划。”但这年7月,他就接到了征兵令,留下了怀孕六个月的妻子,三岁的儿子中岛幼八和八岁的女儿中岛三子。

一个月后,苏军参战,8月15日,日本投降,战争结束。和苏军交涉后,开拓团的人们被允许回驻地过冬。中岛幼八所在的开拓团一行五百多人回到沙兰镇。但生活依然十分艰难,饥饿,疾病,严冬,每天都有两三个人入土。濒临绝望之时,中岛幼八的生母将他托付给了沙兰挑担的小贩老王,让他帮寻着人家领养。瘦得皮包骨头的中岛幼八熟睡中被放在肩挑担子上,送到了当地的人家。

中国的恩人:养母的回忆

十五年后,这艘白山丸运载着一批中国遗孤,回到日本。中岛幼八是同行五百多人中年纪最幼的一个。在日本出生,在中国成长,16岁时回到日本。中岛幼八坎坷的经历自一开始就打上了强烈的战争的烙印,但中国养父母,特别是养母的温暖记忆,是他一生的牵挂。

中岛幼八的中国养母是旧时的接生婆,不知接生了多少孩子,她知道生命的可贵,并不富裕的良善人用无私的爱收养了这个日本孩子。

其实货郎担原本送给的人家是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妇,但看着哭得惨烈,瘦得病殃殃的孩子,这对夫妇放弃了。人群中一位叫孙振琴的中年女性把孩子抱了过去:“这条小命多可怜,好不容易生下来,连活都活不下去,这叫什么世道。你们不要的话,我拉扯!”就这样把中岛幼八抱回了家。

中岛幼八被抱回去以后,养母细心喂养这个被饥馑摧毁健康的孩子。“我的肚子消化不良鼓鼓的,我妈就用手天天给我揉肚子,她揉肚子的动作、手感现在还留在我的身上。”中岛回忆,“从小她这么拉扯我、体贴我,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这么养活着。从死亡线上抢回来了。”有意思的一个细节是,在书中回忆养母的部分,作者情不自禁地会用“我妈”来称呼,在提到日本的生母时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