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张作霖七个结义兄弟分别是谁

碎月入锁

张作霖早年出身绿林,而他这一身江湖习气,也伴随着他从一介匹夫跻身成为割据一方的“东北王”。而在这段发迹过程中,大帅行事风格也脱不开江湖人士的做法。在他早年的事迹中,除了那些马背上的故事,最为让人称道的莫过于他与马龙潭、吴俊升等人结拜的故事了。1907年,张大帅与这几位并肩作战的兄弟,桃园结义,共谋一番伟业。

不过后来,在这几位结拜兄弟中,因为各种缘由,早已有人与他不在同一帐下,也有人在他遇刺之前就离他而去或与他一同遇害。因而,在大帅遇刺之后,当年与他义结金兰的兄弟之中只剩马龙潭、汤玉麟、张作相、张景惠这4人。以下就按照他们当初结拜的长幼次序,为大家逐一介绍一下大帅这几位结拜兄弟的命运:

老大马龙潭,字腾溪,出身于齐鲁大地。

除了继承山东好汉正气凛然的风气之外,他还好书法,可谓文武兼备,因而出身军伍世家的他堪称一代儒将。早年间,在沙俄侵犯东北边境的时候,他便屡次率军重创来敌;而八国联军侵华之时,他更是率百余人参加奉军,保护沈阳皇陵及文物祭器,因而被清政府特赏他四品花翎,被委任为辽阳总巡、通化总巡。随后,他便与张作霖、吴俊升等人结识,并结为兄弟。不过在大帅获得奉军实权之后,二人便渐行渐远。

1920年,马龙潭被夺取军职,在东北风云骤起之后,他早已看破了日本人的野心。因而,自知失去大帅的东北军难撑大局的他便隐居四平。当日本人前来笼络他时,马龙潭不为所动,更是以头撞桌,誓死不从。就这样,马龙潭过起了隐居生活,直至1940年无疾而终,享年84岁。

老二吴俊升,字秀峰,奉天昌图人。

17岁那年,他便投身辽源捕盗营,3年后被编入骑兵营,此后履任什长、哨官。后来又因在蒙古等地剿匪有功,被先后提拔为奉天后路巡防营统领,候补总兵,并与张作霖等人结识。

在1912年由日本人策划的所谓的“蒙满独立”事件中,他率部给予叛乱分子沉重打击;1921年,他被委任为黑龙江督军与省长,成为奉军中坐镇一方的大员。在两次之直奉战争与郭松龄叛乱之际,他都一直追随着张作霖,成为大帅的左膀右臂。1928年5月,北伐军击溃奉军,大帅决定撤军出关,坐镇后方的吴俊升闻讯当即乘车远迎至山海关。6月4日清晨,二人所乘坐的专列行至皇姑屯时,遭炸药损毁,吴俊升被爆炸掀起的道钉刺伤,当即身亡,成为唯一一个与大帅同年同日死的结拜兄弟。

老三冯德麟,奉天海城人。

与大帅一样,他也是早早在江湖闯荡,成为绿林好汉,而且还是张作霖的前辈。早年间,因为他行侠仗义之行被广为传唱,所以辽西、辽南各地的百姓称他为“团总”。那时候,就连张作霖也是听闻他的名气而前去投奔他。

1906年,冯德麟被清廷招抚,先后任巡防营统带、任巡防营左路统领。辛亥革命之后,他与大帅分别被袁世凯任命为28师与27师的师长。不过,在此后驱逐奉天督军段芝贵一事中,二人渐生矛盾。在这件事中,张作霖唱起了白脸,给段氏后路逃跑;而冯德麟则唱起了黑脸,直接与段氏正面冲突。事后,因段芝贵在袁世凯面前大加赞赏张作霖,因而大帅被委以奉军实权,而冯德麟则成为一个帮办而已。后来,因帮助张勋复辟,冯德麟被段祺瑞逮捕,后在张作霖斡旋下得以被释。从此,冯德麟渐渐远离政局,开始操办实业,不但在北镇创办了中医院,还成立了大冶铁工厂,并且逐步引导儿子冯庸放弃高官,脱离军界。

1926年,冯德麟因心脏病突发离世,成为众兄弟早于大帅而去的第二个人。

老四汤玉麟,字阁臣,辽宁锦州人。

因家中贫寒,自幼他便给富裕人家做农活、赶车,因而也学到了一些防身的本事。后来因遭土匪打劫,走投无路的他只得落草为寇,成为绿林。1900年,张作霖与部下遭土匪金寿山围困,所幸得汤玉麟所救,因此二人结下不解之缘。辛亥革命后,履任骑兵团团长、第53旅旅长,后因自持奉军元老资格多次冒犯张作霖,因而二人间渐生隔阂,此后更是于1917年联合冯德麟反对张大帅。不过在郭松龄反叛一事中,汤玉麟再一次救下张作霖,二人得以冰释前嫌。

抗日战争初期,因为麾下的士兵抽起了鸦片,热河一省失守,他也由此遭到全国通缉。不过在此情形之下,汤玉也没有叛国投敌之举。1934年1月,他更是率部奋起抗日,配合吉鸿昌发动了收复多伦、古源等地的战役,给日寇以沉重打击。但也是在这一年,由于受舆论压迫,汤玉麟宣布辞职,而他的旧部则在宋哲元麾下继续奋勇抗敌,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