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王朔评价古龙和金庸

看剧有趣

古龙的小说只有不是别人代笔的都写得好。

金庸不如古龙的原因有五:第一,古龙表里如一书如其人,金庸表里不一书异其人;第二,古龙描写现实,金庸描写梦话;第三,古龙集多种写作风格于一身,金庸万年不变其风格;第四,古龙思想洁净高远,金庸为满清后裔多奴才思想;第五,古龙为人坦荡真性情,金庸心怀诡诈假正经。

古龙的人物通常都是不知道的武功怎么来的,反正一出来就是神鬼莫测。而金庸的人物,他的每一个武功都有它的来历。

古龙作品是底层人的江湖,而故事都发生在市井,更贴近现实,更残酷!既然都是市井人物,不够浪漫也说得过去!相比之下,金庸的是青春偶像剧,属于上层人的江湖,极浪漫,人物也显赫,结局也圆满,年少喜欢看金庸,无限憧憬!进入社会以后渐渐领略社会的冷酷无情,见惯人性的丑陋,性格变得沉稳,孤独!大爱古龙。

金庸也是精英,是励志报纸新闻扬名立万,可是为了赚钱下海写武侠小说。虽然金庸没有元杂剧的艺术水平,可是也高出郭德纲这些半文盲一大截。但金庸客观讲就是虚伪,生存第一,这是李敖批判的为了个人生活虚伪不说真话,其实很正常。王朔讽刺作家,连李敖也讽刺。

王朔是从小说的角度看写作,从文学性来看,王朔的小说更贴近现实生活。金庸的小说重点在于揭示人性,这也符合文学的本质。余秋雨的散文更多的是对历史文化方面的思考,涵盖的范围更大,但文学性相对弱些。虽然都是写作,显然金庸和余秋雨算得上是文人,王朔不是,他是混江湖的才子,韩寒只能算是有点小才气的马仔。

十月三十日,新派武侠小说一代宗师金庸病逝于香港养和医院,享年94岁。当初王朔发文批判金庸作品的事又被很多人提及,王朔曾将“四大天王,成龙电影,琼瑶电视剧,金庸小说”并称为四大俗,言辞相对激烈,他隔空挑战并大骂金庸:言必称之金庸武侠小说乃是毒药,已毒害亿万青少年。并且对他写作手法所应用中国传统章回诗句和文夹白方式所描述情节,进行歇斯底里的猛烈攻击,总认为此小说全是腐朽而矫情!

由于篇幅太长,大家可以自己去找那篇《我看金庸》。下边是其中的一段:“这些年来,四大天王,成龙电影,琼瑶电视剧和金庸小说,可说是四大俗。并不是我不俗,只是不是这么个俗法。我们有过自己的趣味,也有四大支柱:新时期文学,摇滚,北京电影学院的几代师生和北京电视艺术中心的十年。创作现在都萎缩了,在流行趣味上可说是全盘沦陷。这个问题出在哪儿,我不知道。也许在中国旧的、天真的、自我神话的东西就是比别的什么都有生命力。”

王朔评价古龙和金庸

对于王朔的这篇文章,金庸先生当年给予了回复,其中一段是这样的:“王朔先生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上《我看金庸》一文,是对我小说的第一篇猛烈攻击。我第一个反应是佛家的教导:必须“八风不动”,佛家的所谓“八风”,指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四顺四逆一共八件事,顺利成功是利,失败是衰,别人背后诽谤是毁、背后赞美是誉,当面赞美是称,当面詈骂攻击是讥,痛苦是苦,快乐是乐。佛家教导说,应当修养到遇八风中任何一风时情绪都不为所动,这是很高的修养。”

王朔评价古龙和金庸

其实王朔瞧不上金庸很正常。王朔骨子里是个文学青年,小说看似荒诞,其实每一篇都有他想要表达的东西,他其实是把自己定位在纯文学的。王朔跟金庸较真,主要还是因为自己纯文学的优越感,虽然有很多人并不认可他那是纯文学。你可以说他是迷之自信,也可以说他可爱,但他对哪种评价都不会在意。他有一种固执的审美,也可以理解为傲娇。

在印象里,王朔透着一副痞劲儿,很北京的范,部队大院里出来的。但其文学深度和思想高度是非常有说服力的。王朔当时话一出,下面便开始纷纷站队,形成了两派不客观无道理的辩骂。我们既不是他们,又达不到他们的高度,所以就不要跟风的肆意去相互撕扯。

王朔是根据现时代的深度刻画而深度展现人性与时代的西,旨在深度挖掘与透彻显现。而金庸主在构建武侠世界观,从他的作品里,我们深深彻彻感受到了一个壮丽宏大的武侠世界,在世界里被引导着着眼于事事。

其实看一下王朔先生的经历,你就会释然。在那个很传统的年代都敢于谈笑怒骂,讽刺针砭,何况现在呢?听说他不止批金庸,他还批过张艺谋,说张的片子拍得越来越差,还说张是装修师;批过齐白石,说齐白石只知道画虾不会画人等等。韩少功曾说过,王朔小说的人物生动,但却太单一,"男女老少都贫,

展开全文